猎奇:伦敦应召女郎探访

英国伦敦唐人街媒体中介出动“狗仔队”卧底探班 outcall 并于最新一期爆出独家猛料称,在伦敦,大量年轻漂亮的中国女留学生从事按摩兼职工作。她们中多数人白天都有自己的学习或者工作,只是晚上来按摩捞些外快而已。甚至,有的来自伦敦著名大学,如皇家艺术学院学生也不甘寂寞,在夜幕下“下海从妓”。

london escort这些女孩子一般在“按摩” 网站上寻找中介,或者朋友介绍,有的女孩子直接从谷歌上搜索英文, 然后和中介网站接线谈论合作事宜。谈成以后,便在家里守株待兔。她们的开价一般为每小时150至180英镑。客户群以来伦敦做生意的外国人为主。她们大都以日本人,韩国或者新加坡人的名义来交易。

有的女孩子自己打广告接客。

本人上网查询广告,预约了一个“日本”女孩子,然后在酒店预订了房间。

女孩子叫“Wendy”。她一进房间,我就将准备好的钱交给她。她三下五除二就脱光衣服,用英语问我:你想怎么做?我说:先聊聊吧。“行。”她掀开被子,就钻进被窝。她真的很漂亮,很年轻,估计不会超过22岁。问我:你为什么还不脱衣服?

我们用英语,在床上谈了大约有40分钟。她的手机经常响,她查看短信的时候,我发现是简体中文的。她若无其事地说,这是我中国同学给我的手机。

她告诉我:她来英国已经有两年了,现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读书。她并不缺钱,但是她喜欢这种醉生梦死的生活。她说:有的时候,碰上帅哥,我宁愿让他白干一下。但是,他们英国人大多喜欢按摩打飞机“happy ending”。我装傻,问:按摩打飞机是干什么?她咯咯笑,用手抓住我的鸡鸡,动了动,说:“hand job”。她说,在来例假的时候,她只提供按摩打飞机。她每天平均接客三人。大都是在伦敦酒店。除了给中介40%的介绍费后,她的收入每天平均300英镑。她笑着说:酒店客人基本会给小费。有的时候,一给就是100英镑。“小费全部归我拿”。她每年的收入在10万英镑左右,比英国国会议员或者主治医生赚得还多。

我说:我的收入一年才3万英镑,还要交税。

我问她:“你是怎么干上这一行的?”。“朋友介绍的。”她拿过我的Ipad,打开一个网站说:“这家 Asian fantasy 是我最初的中介。客人超多。后来,我自己打广告了,有的时候帮助中介周转一下。

我问她:“没有危险吗?”“很少。再说,酒店有摄像头,有保安。一般没问题。不过,有的时候也会遇到麻烦。她给我说了两件事。一件事,一个印度客人干完她,趁她上洗手间的时候,把钱偷回去了。等她出门才发现钱没有了。再回去敲门,客人不开门。酒店保安也来了。最后自认倒霉。还有一次,她喝了客人准备的酒,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发现客人不在了,她的手机皮包全部没有了。她就报警了。结果两天以后,警察通过预订酒店的信用卡信息抓到了那个英国年轻人。她收回了手机,但是,钱只收回一半。我说:“你怎么能喝陌生人的饮料呢?”她说:“那是一个年轻人,给我买了玫瑰花,好浪漫啊。我就大意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问:“难道英国警察不会查你吗?”她说:“没有啊。我是个人行为。在英国,个人行为不违法啊。”“警察倒是有问,你是不是把自己的照片放到网络上去找客人?”我说:“没有啊。我们只是网上交朋友啊。然后约会出来在酒店见面啊。”

我问她:你认识的女孩子都干这个工作吗?她说:“大多数都干这个。我们用的都是英文名字,谁也不知道谁是从哪里来的。”她说:除非特别要好的朋友,否则,我们都不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我有男朋友,但是他不知道我干这个的。他住在外伦敦。”

她说:“我有一个好朋友叫Angela,从波兰来,超美。自从干上这一行以后,不读书了。她说:能赚这么多钱,还读什么书?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个好老公呢?“你知道吗,经常有客人叫我不要干了,就做他的女朋友吧,结婚也可以。但是,我才不呢。我喜欢换不同的男人。”她说“我在中国已经买了房子。对不起,我说我男朋友是中国人,我们一起在中国买了房子。我是日本人。其实,我爸爸是日本人,我妈妈是中国人。”

我并不想为难她。我实在抵挡不住她的年轻肉体的诱惑,所以在还剩10多分钟的时候,我享受了她的服务。我给了她50镑的小费。要了她的手机号码。

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