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奇:伦敦红灯区探险

今天下午,我和朋友两人去伦敦市中心逛街。我们从牛津街地铁站出来,在牛津街上行走。这是伦敦市中心最繁华的数条街道之一。其他比较繁华的街道还有摄政王街(Regent Street),邦街(Bond street),皮卡迪利大街(Piccadilly street)等。这应该是我来伦敦之后第一次有目的的逛街,也就是那种知道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仅仅是冲着逛街的逛街。很放松。

街道上人头拥挤。我感觉象是进了上海的南京路。这种感觉很切实。我们进入一些比较有名的商店。我的朋友知道Liberty是伦敦最负盛名的百货商店,而我则只知道有Marks & Spencer。感觉商店里的东西并不是很贵,当然折合成人民币可都是三四位数的,至少好象还买得起。我们照例对于那些看上去比较精美然而并不很贵的东西检查一番,发现果然如自己所料,有相当部分是MADE IN CHINA。

London soho Expedition

街上的电话亭里面贴有很多精美的图片传单,都是年轻的裸体女郎,有电话号码。一看就知道是情色广告。我们意识到,应该离红灯区不远了。亚洲女郎的照片下面写着:”sexy asian girl”. 我打了一个电话,问问价格。对方的嗓音并不娇嫩。她说,全套服务,150英镑一个小时。我说等一下给你打回来。

我朋友说,每小时150英镑,可以叫应召女郎上门服务了。

我们的眼光始终离不开金发美女的身影和大腿。有那个中国男人来伦敦不想去红灯区见识一下的?甚至偷偷地爽一下?
从牛津大街,我们转入了一个称作苏荷(Soho)的街区。这是一个历史上因伦敦情色业集中而有名的街区(其实现在已经不是了)。我们说,来这么久了也没去看过传说中的伦敦的红灯区到底怎么回事,不如顺大便看一看,了解一下资本主义的阴暗面。我们从转进一条比较小的街道,问过路上的一个黑人,他说前面一片都可以算“搜狐”,其实叫苏荷。其实我在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对国内的某个网络公司觉得有点怀疑,是不是就是因为来过这里之后才取的名。

好几个拉皮条的男人和我们说话,问我们要不要女人。有的干脆问要不要F*u*c*k?我们假装不懂英文。其实我心里痒痒得,不过,我认为,做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只能一个人出来干。
我们看到楼上窗户有红灯亮。也许红灯区就是这个意思。楼下大门贴着附有照片的小纸条:Escort Model 或者 model。我们这才意识到,原来在英国,小姐不叫小姐,叫模特。
我们很不敢确定前面就是这个情色业集中的区域,因为我们走过的那条街道很狭小,路当中还摆满了各种摊铺,是一个什么都卖的自由市场。但是我们还是发现了狐踪。在街头自由市场的前方,我们发现了开始闪烁的霓红灯,虽然时间还是4点多钟,但由于伦敦的冬天天黑得比较早,霓红灯早已闪亮起来。我们循序前进。终于发现在街道的两边出现一些大小不一的门面,有的玻璃橱窗上写着醒目的“有执照性表演”(licensed sex show),有的则赤裸裸地写着“性商店”。在门脸的后面一般都有一个女人对走过的人招揽生意,有的年轻些,打扮得妖艳性感,有的岁数大些,可能就象是古代的“老  鸨”,其实她们也不能算太老,也许并不应该称“妈妈”,而要称“姐姐”。
我们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不敢多朝门面里面看,生怕被人拽进去。在一条小街到头的时候,我被边上的一个男人稍微阻了一下,他的嘴里轻声地说着,要不要看脱衣舞表演,要不要操。我装作不懂英文,边摇头摆手边快步走过去。 然后,他对我们说:有sexy model escort,50英镑一次。他还用打手势,作出很下流的动作。我们赶紧离开。

搜狐行动很快就结束了。估计周围还有其他的街道,也会有这样的情色商店,但大致差不多我们想。决定往回走。我们发现在情色商店的边上通常都有卖录像带的商店。看起来应该是一种配套服务。我们本来想进音像店看看,但是发现里面的结构跟一般音像商店有点不同,有人在看录像带,估计下来显然是情色带,我们怕惹麻烦,没敢进去。在回去的途中,又有一个男人在临街的柜台里面对我们穷打招呼,说要不要看现场表演(life show),打折扣每人10英镑。我们快步走过去。觉得还是满便宜的嘛。

我决定不能白来一次。于是掏出照相机,准备拍照。我远远地拍了几张那些情色商店的门面,走近一家有“姐姐”在门口打招呼的商店时,我对她微笑了一下,就准备拍。但是还没等我调好焦距时面前就出现了另一个“姐姐”,对我很严肃地说“no photo”。我很识趣地说,“OK”,收起相机。没想到还有专门管码头的。我还是走得远远地拍了几张。但是毕竟心里没底,怕又会冒出打手来。

天已经渐渐黑下来,但是显然还没到灯红酒绿,顾客盈门的营业时间。我们也不敢多呆。再说我也没有办法拍夜景,因为没有三角架。于是真的撤退。

后来听朋友说伦敦中国城和SOHO附近的各种的店也好,脱衣舞酒吧也好,都不可靠,很多都是黑店,千万不要去,去了会被强行收各种费用,如果不交就会被威胁甚至被打。我摸了一把冷汗,庆幸自己没有’失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