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政府酒窖的秘密

英国人爱喝酒,擅长品酒,而英国政府的‘官方酒窖’也因其窖藏高端,品质优良而久负盛名——人称‘英国外交的秘密武器’。小编今天就带你来游览一下英国政府的酒窖。

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霸权主义是什么?持续近千年的波尔多葡萄酒霸权肯定是其中之一。其可以一直成为世界葡萄酒版图的中心,英国人的功劳不下法国人——他们一直是波尔多葡萄酒最大的海外市场之一,连现存最早的对波尔多名庄酒的品酒记录都是英国人写的。直到今天,英国政府酒窖中最重要的窖藏,仍然是顶级波尔多葡萄酒。

英国政府酒窖在 1908 年创建,其目的很明确:首相和外交大臣需要随时拿出佳酿来应付愈加频繁的外交宴请。1922 年,酒窖搬入了伦敦西区的兰开斯特宫,除了在二战期间为了避免轰炸而搬到乡下的沃里克郡(Warwickshire)以外,地址一直不变。

英国酒窖

英国的酒窖

这座酒窖曾经被誉为“英国外交的秘密武器”。政府首脑们白天可能会为国家利益争得不可开交,到了晚宴时刻,几杯优质的葡萄酒下肚,觥筹交错间,大家的身段便软了下来。美酒的“润滑剂”作用,不可小觑。

现在,酒窖也会偶尔开放,“秘密武器”就不再秘密了,尽管如此,威力仍在——据酒窖的现任主管亚历山大描述:奥巴马就因为受邀来这座酒窖参观而大感兴奋,给他尝点什么都会高兴地一饮而尽;而曼德拉则矜持得多,端着一张扑克脸四处打量,直到亚历山大亲自出手,挑选了一瓶波尔多苏玳区(Sauternes)的顶级甜白葡萄级给他尝试,老人家才露出满意的笑容。最让人跌眼镜的是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身为法国人,在这个酒窖里只喝了一瓶英国产的贝克啤酒(Beck’s)——也就是那种味道一般的工业流水线拉格啤酒,就非常高兴。究竟是他没有品位,还是认为英国人的窖藏比起法国政府酒窖来说太小儿科,不屑去尝试?

不是每个访客都能像曼德拉一样喝到政府酒窖里顶级的甜白葡萄酒,你得够格才行。酒窖由一个豪华阵容管理——四位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葡萄酒行业最高荣誉,全球仅 300 多位)及一位前外交官组成的委员会每年在酒窖开会 2~3 次,决定酒窖中的哪些酒应该继续陈年、哪些已失潜力应该及时脱手、哪些已陈年到巅峰可以开喝、近期又应该购入哪些酒款。他们同时也为酒窖中的酒分级:A1、A、B、C。

多好的酒才算是 A1 级别?举个例子吧,拉图古堡 1961 年份(Chateau Latour)——波尔多左岸 1 级酒庄配上其最顶级的传奇年份,才能理所当然地成为酒窖的 A1 之选。另外,酒窖中现存年份最老的红葡萄酒,拉图古堡 1955 年份,也在 A1 级别之中。名单上还有 2005 年的 G8 峰会用酒、最传奇的波特酒——飞鸟园 1931 年份波特酒(Quinta do Noval);勃艮第最优秀的葡萄酒之一、宝尚父子特级园 1961 年份(Bouchard Père et Fils);1878 年份的优林区干邑(Fins Bois)。

A1 级别的酒只在皇室大婚和重要国家国事访问中使用。除了这些外交晚宴以外,只要是英国政府主办的活动,负责招待的部门都有权利使用政府酒窖里的酒水——实际上,每年大概有 200 到 250 次晚宴会用到这里的酒。但大臣们可不能像点菜一样要什么有什么,他们得将晚宴的细节和参与嘉宾的详尽资料提供给酒窖主管亚历山大,然后由他来配给酒水。

所以,如果你有幸参加英国政府邀请的晚宴,得尽量把你所有的光荣历史和头衔告诉主办方、最好再告诉他们你对酒类品鉴有独到心得,好让主办方把这些细节告诉酒窖主管,这样喝到好酒的机会就大多了。

此外,亚历山大还会根据客人的国籍来选酒,比如当招待来自中国的代表团时,他总是倾向于选择 1988 年份的酒,8 字对中国人的意义不言而喻;而招待法国人时,因为法国酒在 40 年前那场巴黎品酒会中颜面尽失(法国顶级的红、白葡萄级在盲品中都输给了当时美国纳帕谷产区的无名小卒),所以无论如何纳帕谷的葡萄级都不会是第一选择;而当撒切尔夫人在位时,镇窖之宝拉图 1961 的库存量掉得特别快,因为铁娘子最爱这款“丝滑到极致”的美酒。

然而,为英国外交内政都立下汗马功劳的酒窖,也开始走下坡路。打击“三公消费”、厉行节约之风近年在英国也很盛行,政府干脆在 2010 年宣布,这个拥有近 38000 瓶酒、总价值超过三百万英镑的酒窖,在 2015 大选之前,不会再得到专项拨款,只能自负盈亏。

由于政府晚宴大部分都是普通晚宴,以日常中低档餐酒对付是绰绰有余,因此酒窖减少了高级葡萄级的采购量(2013 年仅买了 540 瓶波尔多酒),加大了日常餐酒的比重。来自智利、被定位为 C 级的干露酒庄美乐葡萄酒(Concha y Toro’s),就因为易饮、果香丰富、性价比高而被大量使用,并逐年增加了采购量,在 2013 年的采购量更高达 1200 瓶。

另一方面,酒窖也减少了香槟的采购量(2013 年仅采购了 180 瓶无年份香槟),代之以性价比更高的英国 Bacchus 起泡酒(960 瓶)。

但是,即使再节俭,光支出没收入也是不行:在上一个财政年度,酒窖总共花费了五万英镑购入了 3810 瓶酒。为了平衡账本,他们今年只好出手一些顶级葡萄酒回笼资金——以往他们只会卖出那些陈酿潜力已失或表现未如理想的葡萄酒,而这一次卖出的可是实打实的好货色。

酒窖主管亚历山大说,靠卖窖藏中的好酒度日,估计也就能再维持个一两年。今年七月份这次开仓卖酒的酒单中就有 1988 年的拉菲(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英国人还留着几瓶 1988 年拉菲给下一次来访的中国代表团吗?

附:

英国政府酒窖此次卖出的酒

1 拉图古堡 1961 年份(Chateau Latour)

2 玛歌古堡 1983 年份(Chateau Margaux)

3 木桐古堡 1986 年份(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4 拉菲古堡 1988 年份(Chateau Lafite Rothschild)

5 侯伯王 1989 年份(Chateau Haut Brion)

6 奥松古堡 1978 年份(Chateau Ausone)

7 柏图斯 1978 年份(Petru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