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英国的巴士和电话亭都是红色的?

伦敦街头常见的红色电话亭和红色大巴

伦敦街头常见的红色电话亭和红色大巴

对英国有所了解的同学一定知道英国的标志——红色巴士和红色电话亭。那英国的巴士和电话亭为什么都是红色的呢?怎么不是其他的颜色呢?小编和大家分享一下这篇文章,解释了我们心中的疑问。

 

英国红色巴士

伦敦巴士的红色的确起源于 London General Omnibus Company, 但直到成为 1933 年才正式成为伦敦巴士的制式涂装。这一年英国议会将伦敦市内的全部公共交通网络(包括 London General 在内)等都置于 London Passenger Transport Board 的统一管理之下,当时 London General 已经在巴士网络中占据了最大的份额, 因此 LPTB 运营的所有巴士都采用 LG 的红色涂装。 不过享受这一待遇的还包括 LPTB 旗下所有的地铁和有轨电车, 它们也都被涂成了红色。

London General / LPTB 1933

London General / LPTB 1933

 

LPTB Underground 1938 涂装

LPTB Underground 1938 涂装

快进到 1984 年, 撒切尔夫人的保守党政府决定将伦敦的巴士网络私有化, 于是私营的巴士公司开始带着各自独特的配色进入伦敦市场。在其后的一段时间里, 除了 London Transport 自营的红色巴士以外, 还出现了栗色 / 乳白色、黄 / 蓝、绿 / 黄等等奇异配色的巴士。

但是伦敦的居民和旅游业者并不买账, 他们认为此举破坏了城市的传统与和谐,于是政府不得不在 1989/90 年进一步开放市场的时候出台规定, 要求所有巴士运营商都必须采用红色作为主配色,而今天被视为伦敦象征之一的红色巴士才得以保存下来。

Kentish bus

Kentish bus

First London Busline

First London Busline

英国的红色电话亭

1926 年版的电话亭虽然是后来英国红色电话亭的始祖, 但在 Sir Giles Gilbert Scott 的设计方案中, 这一型号甚至不是红色的。

邮政总署 1920 年设计的第一代量产电话亭(K1)在外观上没法满足当时伦敦的审美,市政联席执委会甚至拒绝让邮政总署在伦敦街道上安装这种电话亭。皇家建筑师学会, 城市规划学会, 皇家艺术学会等机构也纷纷施压, 当时的邮政总监不堪其扰,决定委托设计界的最高法院 — 皇家美术委员会(今天 Design Council 的远祖之一)举行一个设计比赛来决定新的方案。

比赛的组织者邀请了三位著名建筑师提交各自的方案, 也参考了邮政总署和伯明翰公民社的方案, 最终选择了 Sir Giles Gilbert Scott 的设计。不过或许是出于对其它参赛者(及其支持者)的妥协,邮政总署虽然采用了 Scott 的设计, 但在实践中却对他的方案做出了许多更改。

比如: Scott 设计的是银色的钢制亭子, 最终投入使用的 K2 型却是红色的铸铁亭子。K2 从 1926 年开始在伦敦批量安装, 成为伦敦的第一款制式电话亭, 而被嫌弃的 K1 就被安装到了英国其他城市。

K2 高昂的制作成本限制了它的大规模使用, 因此邮政总署在 1928 年又委托 Scott 设计了更为经济的 K3。采用水泥预制板的 K3 容易出现裂缝, 于是邮政总署又先后设计了更加不成功的 K4 和 K5。

直到 1935 年, 邮政总署又委托 Scott 设计一款纪念英王加冕禧年的电话亭。这一次 Scott 设计的 K6 脱胎于 K2, 造型更加小巧, 造价也更低廉。

从 K2 以来, 在经历了 11 个年头和 5 轮设计之后, 第一代全英投放的制式电话亭终于诞生了。这一型号一共生产了 70000 座, 大约是 K2 的 5-6 倍, 这也意味着 K6 成为了今天英国最常见的电话亭。

可是好事多磨, 当时很多地区的居民对红色电话亭颇为反感, 结果 K6 在全国范围内投放的时候邮政总署决定让各地自主选择电话亭的颜色。直到红色电话亭成为英国的国际名片之后, 这些各种”非主流色”的电话亭才逐渐被改回红色, 而此时距离英国逐步废置和淘汰红色电话亭也为期不远了。

电话亭 K2 (左) & K6 (右)

电话亭 K2 (左) & K6 (右)

后话: 在撒切尔政府的私有化大潮里, 红色电话亭也没能“独善其身”。1980 年运营公共电话网络的 Post Office Telecom 被从邮政总署中分离出来,成立了今天让人爱恨参半的 British Telecom。次年 2 月, BT 对外透露新公司将把红色电话亭都重新漆成黄色。一时间舆论哗然, 甚至有议员在撒切尔夫人主持 Prime Minister’s Questions 时要求她对此举表明态度。BT 看到事不可为, 也就草草宣布放弃这一计划了事。

Too many things that we take for granted were once precariously close to peril

来自:知乎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