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高地徒步小记

【题记】去英国旅游,不得不提的是英国的苏格兰——一个神秘而野性地方。环绕着苏格兰这片古老而广袤土地的,是美丽秀美的湖泊山水,孤傲地耸立在山巅或谷地中的废弃城堡,一望无际的高低与荒原,还有凄凉的风笛声与雄鹰共同翱翔在碧蓝的天际……

时代更迭、血腥的征战、历史动荡,它的野性与不羁使它自然地成为现 代旅行者挑战自我,寻找自我,感受自然的疆土。对户外探险fans而言,一次最最纯粹的苏格兰式假期,不是穿戴整齐在城市泡吧闲逛,品评威士忌,而是背上所有的装备,沉重的行囊,去苏格兰高地上寻找真正的冒险。

苏格兰高地牛

苏格兰高地的春天

苏格兰高地的春天

 

 

英国苏格兰高地的最佳徒步路线
苏格兰有3个受到游人强烈欢迎的地方:爱丁堡、斯凯岛(天空岛skye)和高地。许多人将苏格兰高地称为欧洲风景最优美的地区,不仅因为这里人烟稀少、山脉横生,而且能亲身体验到冰川时代留下的所有地貌:崎岖的山峦、精致的湖泊以及巨石覆盖的原野。

上面这张地图上标识的是 英国苏格兰高地拥有一条世界级的长途山地徒步路线———West Highland Way。作为苏格兰第一条对公众开放的长距离徒步路线,West Highland Way从格拉斯哥北部郊区的米尔盖(Milngavie)出发,一路向北,沿途经过苏格兰最大的淡水湖洛蒙德loch湖后,继续穿过壮观的伦诺奇荒野,最终抵达本 尼维斯山(Ben Nevis)脚下的威廉堡,全长152公里,耗时3到5天。整个路线横跨多种地形地貌,从低地沼泽,茂密的林地和连绵起伏的丘陵,再到高山区。而多种环境 孕育着多元化的野生物种,沿途有多种植物和动物的栖息地,红鹿,高地羊,草泥马,甚至还能遇到一些珍稀的品种。
苏格兰高地城堡

《herrypoter》中开到魔法学校的蒸汽火车开过的高架铁路,坐落在苏格兰高地威廉要塞西北27公里处的格伦芬南(Glenfinnan),而蒸汽火车就是从威廉要塞火车站开出的。

苏格兰高地火车

山地电影与动物世界
在米尔盖的出发石碑前合照留念后,我和另外一位友人Mick便正式开始了徒步穿越高地的征程。West Highland Way实际上并不是一条新建的徒步路线,而是由许多段已经存在的当地徒步路线以及古代的军道和官道连接而成。第一天 的行程相对轻松,道路非常平坦,放眼望去,左手是茂密森林、怪石嶙峋与小溪瀑布,右手是远处延绵的高山峻岭,俨然一部荡漾着诗情画意的山地风光片。结果跟 一群同行者有说有笑地走了足足9个钟头,我们才翻过350米高的Conic Hill,到达了洛蒙德湖边的青年旅馆。一群红松鼠排着队站在树上,嘴里不时发出吱吱的声响,好像在嘲笑我们这两个背着巨大登山包、步履蹒跚的“乌龟”。 为了赶路,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便抢先出发。透着清晨的薄雾,远处的湖水充满了神秘感,隐约其中的岛屿像是露出脊背的巨兽,随时会冲出湖面吞噬路人。4个钟头 32公里,我们硬是一上午就走到了Inversnaid那个著名的大瀑布旁。在瀑布边找了片开阔地落脚,打开饭盒,正想大快朵颐一番,一旁正在喝水的 Lee突然举着瓶子一动不动地指向前方,就在几米开外,一条“加法器”(Adder)正昂着尖细的头、瞪着橙色的眼睛死盯着我们。加法器是苏格兰唯一的毒 蛇,据说通常不会主动攻击人类,而且多在夜间出行,我们怎么就如此幸运地与其狭路相逢了呢?Lee用手指指我手中的火腿,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半个钟 头后,我快步走在无比壮阔的荒原间,还在为刚才落入敌口的午餐耿耿于怀。还好,周边绝美的风景至少安慰了我失落的胃口,登上通向Tyndrum的第一座 山,远处群山环绕,峡谷、河流尽收眼底,成群的马鹿在林间闲晃,几只金鹰盘旋在上空———这片安详的动物世界,令我不停地按下快门。依依不舍地离开那些珍 贵的瞬间,赶在日落之前终于看到了露营地的篝火,一群德国小青年正在搞BBQ大串烧,于是我赶紧拿出一捆啤酒,扎进人堆借机犒劳自己,神侃海吹、觥筹交错 间,不觉就进入梦乡。

 

露宿惊魂记
第三天的路愈发顺畅,越过平静的利文湖后,我们沿着迷人的峡谷一路前行,差不多走了半天,周围都是近似青藏高原的景色,就是海拔差了一大截,人也轻松自在 许多。正当我们挨个欣赏过整个英国最高的山Ben Nevis和最深的湖Loch Morar,以及许多见证苏格兰反抗和独立事件的著名历史遗迹后,准备一鼓作气直奔20公里开外的终点威廉堡时,老天爷却很“配合”地开始倒下了倾盆大 雨。我们顿时乱作一团,赶紧找地方躲雨。过了许久,雨不停反涨,天色也日渐昏暗。跟Mick商量后,我们索性取出帐篷,三下五除二搭出一片小天地,就地荒野 露宿起来。将背包和自己往帐篷里一扔,躺平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将气炉架好,今天的晚饭是老坛酸菜方便面加些生菜再来些火腿肠。在寒冷的雨夜,吃一锅热 腾腾的面,只望着天窗外的月光片刻,就开始飘飘然……

再睁开 眼睛时,外面已然敞亮。朦胧间发现有什么东西正在舔我,以为是身旁的Mick,结果推推他却没反应。睁眼再看,一条满是口水的大舌头正在面前蹭来蹭去。我顿 时吓得魂飞魄散,猛地地跳起来。探出帐篷,迎面撞到一头顶着忧郁刘海的苏格兰盖丁牛,用它水灵灵地大眼睛望着我,好像想跟我们道声早安。再看帐篷另一边, 我倒吸一口冷气,离我们帐篷百米开外,有一座废弃的教堂,周围是清冷荒凉的墓地……

一路徒步,坐在威廉城堡的餐厅里回味一路风景与艰险,我不禁感到,苏格兰这片广袤而神秘的土地不是人们可以驯服的,我们只能靠近它,却无法了解它,征服它。

苏格兰古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