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险:伦敦神秘的地下世界

一群当代探险家偷偷潜入了伦敦不为人知的地下世界,那里有着战争遗留的废弃地堡、传说中的幽灵车站,甚至藏着丘吉尔用过的浴缸……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 Will Storr 采访了他们中的一员——牛津大学考古学家加勒特博士,通过他口述的冒险经历,一个我们原本“看不见”的地下都市被一一还原。

潜入伦敦神秘的地下世界

赞善里是伦敦市中心的一条单行小道,也是被称为“红线”的伦敦地铁中央线途经的其中一站。在赞善里站附近有一条无名小巷,走进去就会发现两扇黑漆漆的小门,一扇上写着“安全出口,请勿阻塞”,另一扇则是“此处24小时禁止停车”。

我不知道门的另一边通向哪里,脏兮兮的“39号”门牌看上去就像三、四十年代的产物。走在我身边的加勒特博士告诉我:“打开门你最先看到的是螺旋而下的楼梯。” 他是牛津大学的学者,也自称“城市探险家”。

“最底下有个秘密的电信交换站,里面还保留着所有老旧的机器设备,”他停顿了一下,“我们前后花了好多年才弄清怎么进去。”

地下成排的接线装置

如果说加勒特博士把我带到这儿是为了告诉我,地下探索是多么有魅力,值得他冒着风险投入大把的时光,我想他还是成功的。站在这里让我第一次觉得,这样一个破破烂烂的地方反而是那么引人注目,它竟给人一种强烈的“想要一探究竟”的冲动。

这套建于1942年的地下设备,原本包括一个足够容纳8000人的防空洞,以及两条与地铁中央线平行的巨大隧道,但它从建成起就没有履行过防空洞的职责,而是在50年代变成了电信交换站,当时艾森豪威尔与赫鲁晓夫的电话专线就从那里经过。60年代古巴导弹危机期间,它曾经满员,并处于禁闭状态。二战后,军情六处将特别行动处下属的研究局秘密进驻此地,这个研究局并不为人所知,因而这幢建筑和在这里工作的人们也都隐匿在黑暗中。

伦敦的地下河道美轮美奂

地下河道美轮美奂

“他们建了一座地底都市,” 加勒特说道,“那里甚至有一家酒吧,墙上挂着田园风景照,看上去就像真的望到了窗外一样。”我问他是怎么成功潜入的,他兴奋地说:“就像解谜游戏一样,很好玩!”

我眼前的加勒特装束随意,头发留到下巴,还染过色——这让他看起来不像一个典型的牛津大学学者。他曾经是伦敦团结会(LCC, London Consolidation Crew)的一员,那是个一度声名狼藉、如今已经解散的城市探险组织,他们潜入维多利亚时期的下水道、封闭已久的幽灵地铁站,甚至还到修建中的铁路隧道探险。

无人使用的地铁隧道通常是这些地下探险家们的行进首选

无人使用的地铁隧道通常是这些地下探险家们的行进首选

“幽灵”车站和丘吉尔的浴缸

要说最让组织成员们自豪的成就,一定是全数破解了伦敦的幽灵地铁站。这里的“幽灵”指那些已经废弃不用的地铁站,大名鼎鼎的大英博物馆站就是它们中的一个传奇。“我想全世界只有两个人亲眼见过那里,”加勒特说,“但我恐怕没法描述给你听,当时我只顾着逃命了。”

第一次尝试潜入幽灵车站是在一个圣诞节,他们借助导航暴走了四公里,来到伦敦中央的霍尔本地区。有些车站有人,他们必须死命冲过去以免被发现。“你知道那有多危险吗?每个月台都有十几个摄像头!你只能祈祷正好没人在看监控,一旦有的话就彻底玩完了!”来到国王十字站后,他们立刻返回隧道,一路向南。

就在他们刚刚放松警惕的时候,却看到远处亮起灯光。“没得玩了。”加勒特赶紧冲向下一站,找了扇门就夺门而出。“结果一个警察都没有,只是虚惊一场。”

冒险之余,酷炫造型也是要拗的

冒险之余,酷炫造型也是要拗的

另一场冒险要成功得多,那次他闯进了丘吉尔的二战指挥室。从1932年停止使用以来,那里就成为了一个迷。“你能想象站在那里的感受吗?丘吉尔之后又有几个人在那里待过?”加勒特激动地说,“历史简直近在咫尺,你要知道,我连他洗澡的浴缸都看到了!丘吉尔的浴缸哎!”

加勒特说,暴力破坏并不是他们打开入口的方式。“潜入的方法还有很多。”尽管他并不愿意细说具体方法,但还是透露了一些细节:“有时候你就得像个真正的忍者,在凌晨2点偷偷潜入,确保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但有时候,你反而一定要让别人发现,穿上反光背心和安全帽,假装你是工作人员。”

这样的冒险行为也曾让他被逮捕入狱。2012年的八月,他从柬埔寨调研回国,当他乘坐的747飞机刚降落在希思罗机场,一群交通警察就冲了上来。他们来到加勒特的座位边,用手铐扣住他的双手,将他带回了牢房。

八个月后,他和另外9个人一起遭到控诉。“但是英国法律规定,非法入侵并不构成犯罪,除非你被要求离开并拒绝。”加勒特说,“所以这些指控是莫须有的——他们还控诉我蓄意破坏。”这场官司打了两年,最终在牛津学者的集体声援下,加勒特得到有条件释放。“如果我在未来被发现进行哪怕轻微的犯罪,我就会重新受到这些指控。”

“冒险只需要打开窨井盖”

今年33岁的加勒特出生于洛杉矶,他一度遵循着成为考古学家的传统老路,却在意识到考古那严谨到保守的本质后幡然醒悟。“我就像《夺宝奇兵》里的印第安纳·琼斯一样,总是幻想自己在沙漠或是山野冒险。当我在伦敦遇到这群城市探险家,我一下子意识到,真正的考古应该是这样的才对。”

最初与组织结识,是在他完成博士学位的一次研究中,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深陷其中。这是个管理相当松散的组织,大部分人都在25到32岁之间,有社工、加油站经理、IT专家和巴士司机。2012年的四月,《每日电讯报》公开了组织成员攀登伦敦新地标“夏德大厦”的照片,自此他们的曝光率开始成倍增长。今年八月,加勒特与几位伙伴共同撰写的新书《Subterranean London》也已经正式出版。

亚马逊链接:http://www.amazon.com/Subterranean-London-Cracking-Bradley-Garrett/dp/3791349457

《Subterranean London》包含他们探险过程中拍下的珍贵照片资料

《Subterranean London》包含他们探险过程中拍下的珍贵照片资料

走着走着,加勒特带我来到了史密斯菲尔德肉市场的外侧,他要向我展示他口中的“探路”。“闯进废弃的大厦, 这本身就已经足够有趣,而当你探索到那些维多利亚时期铁质雕塑,你就开始揭开城市的表象了。你越来越深入,越来越深入……措不及防,列车就突然从你身边擦过。”

“这时候你想,‘天呐我是怎么到这儿的?’那种满足感太棒了。你就像把城市当作了拼图,用自己的双腿拼出了图案。”他用脚踩了踩地上的窨井盖,“光是看到它我就很兴奋,我会期待半夜两点回到这里掀开它,你永远不知道下面藏着什么。”

很可惜,法律不允许加勒特和他的伙伴继续探索,但他们冒着风险,带我们看到了那些构成这座巨大城市的每一条血管和每一个器官。

当然了,没有被探索的地方还有很多。“有的曾经是军队大本营,有的是至今仍在使用的电信交换站,”加勒特说道,“伦敦的电力设施之间都有隧道相连,这些我们都摸清了。”对他和他的伙伴来说,探索城市远不止是为了好玩而已。“当这座城市越来越束缚住你,你就会发现,有太多事没法做成,有太多地方没法一探究竟。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行为给大家带来希望。”他停顿了一下,“也许这听上去有点言过其实,但没有希望的话,世界上就不会有这么多值得去冒的险,和值得去发觉的秘密。”

“想冒险的话,只要打开窨井盖就行了。” – 伦敦的小伙伴们,我们去掀井盖吧……

本文来自网络,作者《外滩画报》http://www.bundpic.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