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览艺术的伦敦

伦敦在漫长而多彩的历史中,不断地被摧毁又重建,每一次都更加繁华和耀眼。仿佛是永远不落幕的传奇舞台,上演着一部部惊人的剧集。伦敦不但是英国的金融商业以及政治中心,更是世界时尚和文化艺术的天堂。和我们一起走出门,走上伦敦的街头,走上一段美轮美奂的英伦艺术之旅。

伦敦泰晤士河边的艺术中心

全长约338公里的泰晤士河是英国最长的河流,也是伦敦的地标。泰晤士河将伦敦分为南北两岸,经过之处几乎涵盖英国文化、历史、经济的重要区域。顺河而下,可以一一经过西敏寺、国会大厦、大本钟、圣保罗大教堂及伦敦塔桥等旅游胜地。英国最著名的国立艺术馆、展览中心、泰特现代艺术馆(Tate Modern),以及泰特不列颠艺术馆(Tate Britain)等也坐落在河的两岸。其中泰特现代艺术馆以其丰富的藏品和独特的展示方式成为现在伦敦最受欢迎,也最有影响力的美术馆之一。

泰晤士河 伦敦

漫步在伦敦市中心的泰晤士河畔,很难不注意到隔着一座千禧桥与圣保罗教堂在河的两岸相望的“大烟囱”——泰特现代艺术馆的身影。它的前身是一座河畔发电站,由两位瑞士建筑师将其改建为20世纪现代艺术的圣殿和艺术家们交流的家园。巨大的涡轮车间(Turbine Hall)被改造成既可举行小型聚会、摆放艺术品,又具有主要通道和集散地功能的大厅,诸多著名的艺术家曾在这里举行为期一年的作品展示。主楼顶部加盖两层高的玻璃盒子,不仅为美术馆提供充足的自然光线,还为观众提供了可以俯瞰整个城市与河景的咖啡座。

在泰特现代艺术馆丰富的20世纪现代艺术馆藏中,充盈着毕加索、马蒂斯、安迪·沃霍尔、蒙德里安、达利等大师的传世之作。泰特美术馆并未按传统的编年方式陈列艺术品,而是将其分成四大类:历史-记忆-社会、裸体人像-行动-身体、风景-材料-环境、静物-实物-真实的生活。这种割破历史脉络的陈列方式使观众可以同时与不同时空围绕同一主题创作的艺术品相遇。不同的艺术思维和创作手段在此直接碰撞,这正是泰特现代艺术馆的高明之处。

伦敦泰特现代艺术博物馆

4层临时展厅中,目前正在举行现今英国艺术中最耀眼的艺术家之一,YBA的代表人物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的大型个人回顾展。赫斯特主导了20世纪90年代的英国艺术发展并享有很高的国际声誉,曾在1995年获得英国当代艺术大奖特纳奖。此次展览中囊括了赫斯特20年作品中的大量关键字,其中艺术家最重要的装置系列“自然史”中最为家喻户晓的作品——甲醛中浸泡的18英尺长的虎鲨也包含其中。同时展示的还有著名的玻璃橱窗系列(vitrines),以及艺术家多年来一直从事的采用圆点、旋转的颜色盘,还有以蝴蝶和苍蝇的繁殖特性进行创作的一系列布面架上作品。2007年完成的作品《致上帝之爱》——由8601颗完美钻石镶嵌的铂金头骨,堪称迄今为止投资成本最大、标价最高的当代艺术作品,此刻也正柔和而安静地客居于涡轮厅,供观者免费参观。

从泰特现代艺术馆沿泰晤士河向东步行不久,便到达伦敦大桥(London bridge),著名的博罗市场(Borough Market)就位于桥下。正好可以在被艺术满足心灵的同时满足胃口。始建于1754年,拥有2000多年历史的博罗市场是伦敦最大型,最具历史和规模的食品市场。每周四到周六,一百多个不同种类的食品摊档,从奶制品,芝士,新鲜的各种面包,甜点,到有机蔬果,鲜酿果酒,新鲜便宜的海鲜,各种各样的肉类,香料,酱汁……几乎任何想象之内之外的未经加工的或当即可以食用的美味食物都从欧洲各地汇集到这里。很多著名的餐厅和咖啡馆也开在这里,比如素有伦敦最美味的咖啡店声誉Monmouth Coffee,喜欢咖啡的人一定不能错过这间简单又专业的咖啡馆。

英国市场

深入伦敦大街小巷的艺术们

位于英国伦敦詹姆斯区杜克大街44号的白立方画廊(White Cube Gallery)首创于1993年,现今已被视为英国年轻艺术家(YBA,Young British Artist)的摇篮。杜克大街是伦敦最古老的艺术交易场所,刚成立时的白立方只是一个极小的艺术展示空间,却在短时间内成为欧洲最具影响力的商业画廊之一。画廊规定一位艺术家只能展出一次,从不重复,因为众多英国青年艺术家和享誉国际的艺术家选择在这里举办个展而逐渐知名,如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吉尔伯特与乔治(Gilbert and George)、翠西·艾敏(Tracey Emin)、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查普曼兄弟(Jake Chapman and Dinos Chapman)等等。白立方画廊的主旨从未改变,乃是建立一个亲切并具有针对性的空间,充分从艺术家角度考虑,使其可以对艺术创作全情投入。作为一间享有国际声誉和顶尖地位的画廊,伦敦白立方画廊一直致力于推介英国内外的先锋艺术家。

伦敦白立方画廊
白立方画廊在东区的新址位于充满年轻艺术气息的霍斯顿广场(Hoxton Square),在原19世纪20年代建筑基础上改造而成,展览空间达2000平方英尺。目前正在展出美国艺术家Liza Lou的新作。20年中,这位艺术家创作了大量强调细节的大型雕塑和装置作品,以采用独特的材料——玻璃串珠著称。她曾经于1991到1996年间以无数颗玻璃串珠将一个真实大小的厨房全部覆盖,创作了给艺术界带来巨大影响的作品《厨房》。她的新作品更加趋于抽象,并且尺寸相对减小。利用细小的玻璃珠镶嵌在棉布以及木面上,塑造了如同“绘画”一样近似平面的质感,同时投射了极简主义的历史。

在距原址不远的梅森苑(Mason’s Yard),白立方画廊的另一分支场所中正在展出的是哥伦比亚艺术家Doris Salcedo的新作品,《Shibboleth》。Doris Salcedo曾于2007年成为第8个入选泰特现代艺术馆的涡轮厅(Turbine Hall)艺术项目的艺术家,此次的作品《Shibboleth》是一条贯穿整个大厅的长167米的裂缝。艺术家说,这条裂缝代表了疆界,移民,种族隔离和种族憎恨的经历,这是一个第三世界人民来到欧洲中心的真实写照。

同样坐落在繁华的皮卡迪利大街上的画廊还有著名美国画廊Hauser and Wirth在伦敦的第三个分部。这个已经被使用了8年的独特的建筑——一座上世纪20年代的银行大楼,专门用于委托计划,是艺术家的大游乐场。一个叫做“历史的盒子”(The Historical Box)的项目正在展览,由Mara McCarthy带来的此项目包含了一系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美国具有影响,大部分为首次在英国展出的行为艺术、电影、舞蹈、绘画和雕塑等。

伦敦中心区的艺术

顺着著名的牛津街前行,会经过著名的商业区SOHO区,这里有着世界各地的美食,酒吧,剧院和各种有趣的特色商店。从皮卡迪利广场向南沿着摄政街(Regent Street)走不到10分钟,便可以看到成群的天鹅、松鼠出没的美丽的圣詹姆士公园和皇家马厩,然后便是那条著名的通往白金汉宫的林荫大道——莫尔大道(The Mall)。ICA(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s,伦敦当代艺术学会)就坐落在莫尔大道旁边。它由一组激进的艺术家在1940年创立,创立初期是作为一个艺术实验和创新的空间。1968年,位于繁华中心莫尔大道的新址再度开放。ICA一直都是英国先锋艺术的家,并一直支持多样化的艺术实践。ICA为伦敦的艺术爱好者创造了一个包容轻松的环境,围绕一定题材展开不同的电影放映、实验艺术、行为艺术和音乐的表演,讨论会以及展览,使其成为一个新艺术力量汇聚的开放而精彩的场所。ICA的café每日晚营业至23点,提供多种美味的食物和饮料,花一个夜晚在这里与朋友一起分享一些最近的艺术动态,参与一场实验艺术或电影放映,是一个舒缓且完美的选择。

而就在莫尔大道的另一侧,就是伦敦的经典地标——特拉法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传说中的“梁朝伟喂鸽子的广场”哈哈,英国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就坐落于此。它成立于1824年,收集了从13世纪至19世纪,多达2300件以1260年至1900年之间为主的绘画作品,全部免费向大众开放。漫步在美术馆66间充满着艺术经典的展览室中,一个艺术爱好者一定会感到目不暇接。达·芬奇、拉斐尔、戈雅、委拉斯、莫内、塞尚、梵高。。。
一幅幅罕见的传世佳作从身边经过,美术馆安静的氛围和天然的采光更是让身心都浸润在艺术的气息之中。美术馆分为东南西北四个侧翼,接年代顺序展出。1991年又落成了一座新馆侧厅,使得名画宝库更趋完美。国家美术馆中现正举办意大利文艺复兴后期威尼斯画派的代表画家,色彩大师提香(Titian)的早期作品和其创作鼎盛时期的珍品展览。

特拉法加广场

位于国家美术馆北侧的英国国家肖像馆(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现在正在举办卢西恩·弗洛伊德(Lucien Freud)大型回顾展,这位本世纪最伟大的以裸体肖像闻名于世的顶级艺术大师,于去年7月因病在伦敦去世。展览收藏了130多幅他长达70年的创作生涯中,在风格上不停变化的肖像画作品。其中包括弗洛伊德生前创作的最后一幅作品。作品中的人物均为艺术家生活中的爱人、家人、朋友、工作伙伴等。这是一个不可错过的与这位巨匠作品如此全面并近距离接触的机会。

伦敦东区(EAST LONDON)的艺术生活

处于伦敦东一区的Old Street是连接市中心与东区生活的一个枢纽。这里南近著名的商业区Liverpool Street,东到哈克尼(Hackney)艺术区。白天的Old Street看起来安静甚至有些苍白,从地铁站走出便可发现林林总总的炸鸡店、土耳其烤肉店、比萨外卖店。随着夜晚的来到,整个Old Street,以及其周边地区,包括霍斯顿广场,立刻变为新鲜有活力的东区夜生活的中心地带。沿着Old Street往东走就会看到装扮奇异迷人的东区年轻人,街道旁边充满着个性鲜明的酒吧、俱乐部或者乐队演出场所。路的尽头与Shoreditch High Street(南)、ingsland Road(北)、Hackney Road(东)相交会。每个周末,在Shoreditch High Street附近的Brick Lane,都会举行大规模的复古二手集市,吸引众多游客和本地人。还有各种各样的咖啡厅,大型仓库式复古专卖店Beyond Retro,以及各国各地的小吃。本属孟加拉移民区的Brick Lane还保留了半条街道的正宗印度餐厅与孟加拉餐厅,要想吃到最正宗的咖喱不可错过。Hackney Road上往东的小路Columbia Road通向伦敦人尽皆知的周日花市——哥伦比亚市场。比起复古二手市场的喧闹,这里更像是一个度过慢悠悠的周日上午的地方。除了各种鲜花,盆栽,还有充满欧洲田园风味的园艺器材商店,早餐店和浓香四溢的咖啡店,以及一些由年轻设计师与艺术家开创的小店铺。艺术家在街头演奏音乐,偶尔在阳光下喝起啤酒。伦敦东部曾是一个拥挤的贫民区。街道狭窄、房屋稠密。近些年来,随着一批年轻的新锐设计师把工作室搬到这里,令其迅速成为国际知名的艺术家聚集地。同时作为新旧移民的汇聚地,不同种族的人民带来了不同的文化、食物和居住习惯的新伦敦。

沿着Hackney Road一直向东就到了哈克尼区(Hackney),那里有很多新锐私人画廊和展示空间,与艺术家的工作室,同时沿着Shoreditch High Street一路向北便可到达Kingsland Road上的牙买加、土耳其移民区Dalston。这里同样是艺术家工作室密集的地区,沿街有各种美味的越南餐厅和土耳其餐厅,独立酒吧和小店。东区是很多艺术家的灵感来源,著名艺术组合吉尔伯特与乔治(Gilbert and George)二人从未将工作室迁出过东伦敦。不仅如此,这两个西装老顽童每天晚上都要光顾Kingsland Road上一家最正宗的土耳其烤肉店,并风雨无阻地于同一张桌子上就餐。

Gilbert-and-George

各种大型集会的焦点,无论是政治游行示威还是跨年庆祝,都会选择在此地进行,伦敦当选2012年奥运会主办城市的消息也曾在这里引起一片欢腾。广场上最高的纳尔逊纪念碑(Nelson’s column)高达56米,是为了纪念海军将领纳尔逊的最后一次海战胜利。成群结队的游客会在广场喷泉和纪念碑旁休息,当然还可以喂鸽子。

伦敦的艺术当然不仅仅是本篇文章简单一点描述可以涵盖的,伦敦真正的艺术隐藏在伦敦的大街小巷里,埋没在生活和商业的浮尘中,而他们的光亮却不辍地在刺破障壁,塑造着、影响着这座现代都市的形状。只有当你真正迈步走入伦敦的生活中,才能切实地感受到它们的力量,感受到伦敦艺术无处不在的美和享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