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的建筑艺术之光:走进格拉斯哥美院(2)

gsa reid buliding

GSA reidbuliding

Steven Holl 为GSA的设计的新的五层高的Reid Building 代替了学校原来的Newbery Tower和Foulis Building,并盘踞在三层高的学生会所在地Assembly Building之上,与Mackintosh设计的老楼Mackintosh Building 直面。出于文脉和历史建筑保护的考量,Reid Building无论是在高度还是结构上都和Mackintosh Building相对统一,在建筑风格上形成一种“共生关系”。在地理位置上,GSA 身处格拉斯哥市中心的黄金地段,身兼久负盛名的苏格兰第一美院和重要的旅游观光景点二职。Holl 团队通过 inside out和outside in的双向分析,营造美院和社区紧密的人文关系。

p16632281 p16632279

Reid Building很重要的一个设计宗旨就是希望尽可能地将自然光线引入 室内。竞标前期,Holl对Mackintosh Building的采光进行了深入的分析, 为了弥补老楼在南部和垂直采光上的薄弱,Holl引入了南面立窗和三个沿光线轴运动方向的圆柱形光桶,将顶部光线更好地引入地下室区域,Holl本人称之为“Driven Voids of Lights”。在北面采光上,Holl对Mackintosh的采光手法进行了学习和个人风格化的衍变,不仅作为致敬,也使得室内的自然光种类复杂多变。

 

明显带有Macktintoshsh风格的北面采光

明显带有Macktintosh风格的北面采光

 

下面两张图中对比Holl的水彩草图与成型方案不难发现,灵感来源于Mackintosh巨型立窗的巨型光桶,没能按照Holl预想的一样,笔直斜插入地,而是在底层弯折伸入地下层。这一出于建筑结构与稳定性的改动,也成为Holl的一个小小的遗憾。

成型方案

成型方案

水彩草图

水彩草图

光桶作为Holl极具辨识度的个人标识,也曾出现在MIT 的学生宿舍Simons Hall的设计中。

Simons Hall, Steven Holl, 2001

Simons Hall, Steven Holl, 2001

尽管Simons Hall中清水混泥土浇灌的光桶充满诗意,摄影作品一时间成为当时建筑期刊封首的宠儿。但业内对这座建筑的评价却褒贬不一。作为一栋学生宿舍,立面上狭小的窗户和巨大的顶部光桶让住户有身陷囹圄的窘迫感。

p16632299 p16632298

而在Reid Building的方案中,Holl加入了对光桶更多功能性的考量,贯通整座建筑的圆柱,成为支撑建筑的重要的结构要件。在流动分析和楼梯设计中也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分布各个高度的开口,增强了各楼层间的互动性。

p16632303 p16632301

大楼内部的空间同样遵循了光影流通的方向进行布局,绝大多数的Studio区域被分布在北侧,以此获得更多的自然光。楼梯和坡道呈网络状布局在大楼中央光桶的旁边或穿过其中。路径的多样性体现在地下室、展览区、会议室的各平台楼梯都与各工作间、项目会议室等功能区相互贯通。学生可以很容易的在自己的Studio或者附近走廊上纵观其他Studio的动态。

p16632305 p16632304

这种开放式的,互相借鉴学习的Studio设计模式并不鲜见。代表作品是由 John Andrews设计的哈佛大学Graduate School of Design主楼 Gund Hall。各年级Studio沿斜坡,自上而下,低年级到高年级。这种错落分布使得低年级的学生能随时了解位于低层的学长学姐的工作进程。

p16632341 Gund Hall, John Andrews, 1972 p16632307对于表皮,在兼顾透光性和环保性的前提下,Holl团队选择了一种由可循环利用废物制成的新型玻璃。 Holl的合伙人Chris McVoy带领在纽约的实习生小组经过六个月的反复挑选和测试,选出了这种在白天显现灰蓝偏浅绿,在夜晚灯光照射下显现深蓝的玻璃。安装方法上,用吸盘挂钩挂置,简单快捷,大大减少了施工的人工成本。

p16632342

工地实景记录,未完工的挂壁式玻璃板

工地实景记录,未完工的挂壁式玻璃板

 

Steven Holl在Reid Building的开幕演讲上说, 对于他来说,一个好的艺术院校的建筑作品,要有两个要素,第一个是要结实,要能经受青年艺术家无论是摔砸画板或是任何其他愤怒情绪引起的对它的“虐待”;第二个是要可以创造可能,它不仅要成为“艺术家”创作“艺术”的场所,更要成为“艺术家”与“艺术”间的纽带。

GSA 交互设计设计系的学生Kyle 和Bob,借助柱形光桶的回声特性,用声音捕捉器和一系列效果器在今年四月带来了一场名为 Sounds You Make的实验音乐演出。相似的,GSA 旗下的Mackintosh School of Architecture的2014级学生同样将光桶的元素运用在他们今年的Year Book《Mac Mag 39》的装帧设计上。而室外平台区域成为Michael Stumpf 苏格兰个展的户外展示平台;曾获特纳奖殊荣的GSA校友,Martin Boyce 将Mackintosh一生的玻璃彩绘原色分析后,创作了玻璃装置,作为礼物,送给这座新生的Reid Building。建成不久的Reid Building已博得学生和艺术家的厚爱。

不得不承认,Steven Holl设计的Reid Building为GSA注入了新的活力,也使得这位年过半百的建筑师,终有机会将自己的作品竖立在年轻时的偶像Mackintosh面前。两代光之建筑师,用自己的智慧和创意浇筑了这座百年传奇美院的基座。而他们也终将被铭记。

Steven Holl 曾在某次演讲中分享了一段Mackintosh的日记,这里我们用来作结:
‘ Art is the flower. Life is the green leaf. Let every artist strive to make his flower a beautiful living thing, something that will convince the world that there may be, there are, things more precious more beautiful – more lasting than life itself.’

 

图文以及版权来自 – starry的日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