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莎城堡之行

温莎城堡是全世界最古老、占地面积最大、同时仍有人居住的城堡,它是现任英女王伊丽莎白的寓所。到了冬季,温莎城堡会另外多开放五个房间供游客参观,这些房间被叫做Semi-State Rooms,一直开到3月26日。目前城堡内的绘画画廊(Drawings Gallery)正在进行关于威尔士王子也即查尔斯的特展,庆祝他的六十岁寿辰。(叹:原来王子也会六十岁,天若有情天亦老。)

温莎城堡的另一面,远远望着

温莎城堡的另一面,远远望着

温莎城堡开放时间:

开放时间:

3月 到 10月 每天 09:30 – 17:30 (最后入场16:00)
11月 到 2月 每天 09:45 – 16:15 (最后入场15:00)

1月12-23号,STATE APARTMENTS关闭;2月25日,ST GEORGES CHAPEL关闭,该教堂因为要服务于教民,周日也不对外开放。

关于车票的实用信息:

从伦敦到温莎,无论是提前一个多月查还是提前一天查,甚至是当天早上买,当日往返非高峰期票(off peak day return)的价格都是8.5镑。如果使用青年铁路卡,每张往返票再省3镑。这种票拿到手后会发现,其实并没有写明列车时间,也就是说只要自己查好车次,在任何非高峰期的时间内上下车均可。在Paddington上火车后,会有查票员查票并核对青年铁路卡。另外,这条铁路线的承运商有“四人出行,两 人票价”的优惠,也即可以以两张往返票的票价买到一张可以四人往返的集体票。如果是四位熟识的朋友一起出发,会很合算。另外有一个很tricky的地方,如果在伦敦住得离希思罗机场近,可以直接坐车或坐地铁到希思罗机场,然后在那里买去温莎的公车票,很快就到,比较省路费。

温莎城堡门票:

温莎城堡参观票价比去年再涨一轮:

  • 全价票£20.50
  • 老年票/学生票£18.70
  • 5岁以下:免费
  • 家庭票:2成人,3个17岁以下儿童 £53.00

人们总是抱怨温莎的门票太贵,不过想到这也正是收入日渐稀少的王室的创收渠道,也罢了。另外,此票适用全年多次拜访。在票后所附的表格上填妥地址姓名,盖章,下次再来时带上此表和能证明身份的证件便可再进。如果想要无耻地利用一下这个规定的话,可以两个人商量好,第一个人买票时填上另一个人的姓名地址,这样第二个人便可以另择时间凭此票和身份证件进去参观了。

实用信息写完,贴图说话。
步出温莎火车站,是热闹的集市,食肆、咖啡店、手工艺品店、服装店……一应俱全。浓郁的咖啡香与糕点香,在这个清冷而宁静的周六上午,叫人心情舒畅。

温莎和伊顿公学火车站

温莎和伊顿公学火车站

稍走几步,温莎城堡的外围围墙便跃入眼帘。红色的观光旅游巴士已经开始运营,伊丽莎白的青铜雕像神气活现地立在马路中央。游客寥寥。此时刚过10点,为了不错过11点正式开始的士兵换岗,我们在外面拍照闲聊,一条小小的马路来回穿了好几次。

步入城堡。蜜色石块的感觉很像巴斯,城堡整洁干净的外观、缓缓展开的布局,叫我喜欢。

温莎城堡

拐入一个比较开阔的高地后,花开两枝。往左拐,是圣乔治教堂和士兵换岗处;往右拐,则进入城堡内部的展室。此时,已经听到城堡内士兵的大呼小叫,于是二话不说先凑热闹去。路上,漂亮的圣乔治教堂吸引了我。

温莎 圣乔治教堂

温莎 圣乔治教堂

城堡内部,即将下班的士兵列队;城堡外,一阵锣鼓喧天,大头黑帽子的火柴兵们吹着单簧管敲着鼓,严肃而好笑地列队进门。后面跟着来接班的士兵。

在一角,两队士兵进行繁复的交接班仪式,列队、整理军容军姿、俩小队长走到一起窃窃私语,小队长不断用嘴唇吐出勒在嘴上的不人性的金链条,对士兵们喊出口号。

温莎城堡卫兵换岗

温莎城堡卫兵换岗

另一角,军乐队吸引了绝大部分人的注意力。轻快的军乐,一曲又一曲,是种享受。小队长很得意地走到以我为代表的“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前,指挥大家鼓掌。我赶紧举起粉红手套,卖力拍手。

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

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

一边墙上的这个标志,不知道是否嘉德骑士团的标志,上面确有英格兰的国旗和嘉德骑士勋章上的箴言:“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意为“心怀邪念者蒙羞”。嘉德勋章(The Most Noble Order of the Garter)是起源于中世纪、授予英国骑士的一种勋章,是今天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骑士勋章和英国荣誉制度的最高级。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获得这枚勋章,其中包括英国国君和最多25名活着的佩戴者。

嘉德骑士旗帜

嘉德骑士旗帜

对面的圣乔治大教堂便是举行嘉德勋章骑士仪式以委任新骑士的地方。教堂内部哥特式的柱子、颇具英王室风范的漂亮吊顶、历年来的骑士的盾牌与剑的陈列、多位国王的墓碑,叫人印象深刻。

 

此后,在冷风中排了很长的队,进去城堡内部,参观了没啥意思的玩具收藏室。之后进入画廊,看到了王室的一些收藏品,以及关于年届60却还是王子的查尔斯的特展。特展中陈列了王子这一辈子来的多幅珍贵照片,包括刚出生、受洗、和妹妹安妮公主在一起影、参军、结婚、生子、再婚、老年生活……这些照片叫人感叹,伊丽莎白年轻时候典雅美丽,气质母仪天下,查尔斯王子年幼时活泼可人、年轻时惊人的英俊潇洒;到如今,却也都逃不过岁月残忍的手。特展更让我发现查尔斯新的一面,他非常喜爱建筑,曾出画册细心阐释描绘,自己画得一手好水彩,近年来又对有机园艺颇有造诣,出书介绍。封面上,已呈老态的查尔斯对自己的仪容丝毫不加掩饰,穿随意休闲的衣服,戴英国老头都要戴的花呢帽,露出英国人的灿烂微笑。这张封面,让我见到真正的查尔斯。

后来花数个小时逐间参观的房间,华丽气派。有些房间还常常出现在电视上,是女王对外国贵宾进行国事招待的地方。最终走出城堡,回望刚才踏过的地方,只见碧绿草坪那头,火柴兵一丝不苟地巡逻。

 

慢慢走出门去,城堡下小小的花园中,snow drop(雪花莲)已娇嫩开放。

snow drop

snow drop

 

城堡背后有一条long walk,在此漫步,看野兔蹦跳追逐,空气清冽而惬意。

 

走了会儿,回头,回到温莎镇上。城堡上的钟告诉我们已经快四点。

日暮中的温莎城堡

日暮中的温莎城堡

日色渐暮。围绕温莎堡的泰晤士河宁静而安详,人们往空中投掷面包,成群的白鸟与肥大的天鹅追逐嬉戏。

在温莎堡就远眺到伊顿公学的模样。恋恋不舍地离开泰晤士河,赶去伊顿。

伊顿公学

伊顿公学

不过伊顿现在并不对外开放。在外面打个转,到此一游,也就罢了。至此,英国最大的两间男子私校——伊顿公学与哈罗公学,算是都踩到了。

回程火车准时来到,坐上去不过二十几分钟,就又回到了伦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