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导致英国性工作者”网上冲浪“

好在现代通讯技术给人们居家工作提供了便利条件。然而,对有些行业来说,无法亲身与客户见面意味着她们能做的有限,例如,性工作者这个行业就是如此。

不难想象,绝大多性工作者需要与客户亲自见面以提供性服务。但是,由于新冠疫情的缘故,许多性工作者无法出门工作,她们被迫从线下转为线上,直接影响了经济收入和生活来源。

新冠疫情下找不到工作的色情工作者

新冠疫情下找不到工作的色情工作者

来自伦敦的克利奥表示,这次肺炎疫情对她们这种行业生计的冲击几乎是灾难性的。

克利奥说,她收入的主要来源是靠给客户提供性服务,网上服务只能提供一点点收入补贴。

但当局的封城措施迫使克利奥不得不把主要生意转到网上,其他性工作者也面临同样的困境。

于是,大家都开始在网上做生意,同时还不断有许多新人加入。

另外一名叫伊芙的性工作者表示,封城后客户对以隔离为主题的角色转换性游戏需求增加,特别是那些事先录制好的视频。

伊芙还表示,对她这种已经有一定基础的网络视频女郎来说适应起来可能更容易些,因为她们已经习惯了居家在线工作。

并非易事

但不是所有人都像伊芙那样习惯在网上工作。 许多性工作者更习惯于那种一对一的客户服务。对她们而言,转移到网上并非一件易事。

一位叫格雷斯的性工作者表示,网上服务并不是快闪一下乳房、做几个挑逗性的动作就能赚大钱的。

新冠疫情下,英国的性工作者转移线上工作

新冠疫情下,英国的性工作者转移线上工作

她说,这往往需要花时间来建立起人脉和客户群,更别说让人家花钱购买你所出售的服务了。

与此同时, 吃网上这碗饭还要把收入的一部分交给网络平台。

如果是网络新手的话, 还需要投资购买一些必要的设备,例如,三脚架、性玩具、优质的灯光设备等等,特别是在封城期间要购置这些设备更具挑战性。

另外,还有市场促销,格雷斯说,这方面要付出许多努力。

格雷斯坦承,全裸上线需要足够的勇气,而且可能还要面对观众的评论,至少她做不到。

不仅如此,在跟客户聊天时要尽量令人愉悦,同时不想丢失自我。这里面需要许多情感的投入,尤其是与客户全天候的聊天,非常累。

性工作者的隐私问题

在网上提供服务又不暴露身份很难,视频内容也可以被人盗窃。

今年2月,伦敦色情服务网站OnlyFans的相当于1.5个TB(1个TB等于1000个GB)的色情视频和照片外泄。

英国另一位性工作者莉琪表示,自从肺炎疫情扩大之后网上色情服务竞争更激烈了。

提供网上色情直播服务的Stripchat的工作人员本尼特指出,由于传统色情市场被关闭,大家都转移到网上。

美国一家网上色情直播网站Chaturbate称,自从疫情暴发以来,登记上网工作的性工作者人数上涨了75%。

该网站的工作人员麦克斯表示,这一变化体现在全球范围内,特别是在当局采取封城的地区,以及独居者当中。

但麦克斯表示,在那些合住的室友以及以家庭为单位的住家来说,情况则更加复杂。

为了促销,一些网络性工作者还提供优惠打折等手段来吸引客户。

与此同时,色情服务网站也不甘落后。比如,StripChat还给全世界的新观众发放数百个免费观看色情表演的数码许可。

麦克斯则表示,网站这样做也是帮助网上性工作者度过危机的一种手段,因为每张数码许可可以给客户足够支付成人表演者10分钟的一对一的私密时光。

麦克斯还说,他们还双倍支付公司的意大利模特。他说,作为一家拥有每月6000万人次的社交网络,他们可以有巨大平台帮助自己的客户,不让他们流离失所。

新冠疫情下,英国的性工作者别无选择

尽管这样, 对有些性工作者来说,改变他们赖以生存的传统工作方式,把一切搬到网上的代价和挑战实在是太大了。

莉琪说,一些性工作者还是偷偷与客户见面,因为她们没有选择。

一些平台试图推出一些措施,帮助性工作者减少自己以及他人感染新冠病毒的危险, 例如,一家叫蝴蝶的性工作者网络推荐了一些实用措施和指南,其中包括如何避免脸对脸的接触等。

但是由于这个行业的特殊性质,使性工作者很难得到政府给自雇人员的收入补偿。

而且,在英格兰、威尔士以及苏格兰地区卖淫本身是违法的。

在美国,新冠病毒疫情救济法律也不包括保护合法的性工作者。

英国性工作者团体表示,许多从业人员是单身母亲。她们生活本来就有很困难,疫情更加剧了他们的贫穷处境。

鉴于性工作者所面临的困境, 全球已经有数百家网络倡议组织为性工作者募捐。例如,英国的Swarm性工作者的组织已经为234名性工作者提供了捐款支持。但长期来看,性工作者克利奥认为未来还是需要更好的政府支持才能解决问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