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伦敦吃什么?伦敦特色美食推荐

伦敦真的是美食荒漠吗,真的不是哦,我想起英国友人一句话“伦敦是美食之都,因为英国自己没有什么好的烹饪,所以可以包容世界所有的美食”如果你想尝点不一样的,那就来伦敦吧!

一个城市的魅力不全是它的历史、文化或自然风光,也有不少惊喜往往来自那些只有当地人才知晓的隐蔽深巷。而「城市收藏夹」是我们征集来自世界各地 Matrix 社区作者共同维护的一个长期话题,我们会邀请大家分享自己所在城市或家乡的美食或玩乐目的地。

大众点评可能会让你踩坑,但我们不会。

说起英国的美食,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什么?黑暗料理?炸鱼薯条?仰望星空?其实,伦敦作为大英帝国的首都,最不缺的就是世界各地的美食了。

既然不远千里来到伦敦了,除了「国菜」炸鱼薯条之外,尝尝其他味道也未尝不可。

* 由于一年多以来英国断断续续的封城和解封,里面的餐馆不全是我最近拜访过的,因此可能和现在的情况有细微的不同。

* 英国没有小费制度,多数餐厅会在账单中加入 12.5% 的服务费。文中所说的的人均消费都是加上服务费后的人均。

The Ritz – 丽兹酒店的英式下午茶

  • 地址:150 Piccadilly, St. James’s, London W1J 9BR
  • 人均消费:£60

说到大英帝国的饮食,怎么就能不提英式下午茶(Afternoon Tea)呢。

伦敦的丽兹酒店下午茶

历史上的英国人一天只吃两顿正餐,分别是早餐和大概在八、九点钟吃的晚餐,所以在这漫长的一天里,总要吃点什么来填肚子。于是就有了下午茶的传统。

尽管人们称它为「下午茶」,但「茶饮时间」可以包含的时间范围是非常广泛的。每天从早上 11 点到晚上 7 点之间的任何时间,都可以被称为「Teatime」。也许,这也是为什么你可以在上午 11 点半到下午 7 点半之间品尝丽兹酒店的下午茶。需要注意的是,丽兹酒店名声在外,如果想要体验需要提前预约

英式下午茶

就我的想象而言,在这样豪华的酒店里吃下午茶的餐厅应该还是相当大的。进入房间后,我才意识到,房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而且根据「保持社交距离」的政策,一个房间里根本坐不下多少人。

坐下之后,侍者会先送上茶单让你选一种茶喝。茶类品种很多,有常见的乌龙茶、玫瑰茶、格雷伯爵茶,也有丽兹酒店里独一无二的 Ritz Royal Blend Tea,不喜欢咖啡因的还可以尝试水果茶,有柠檬味的,也有百香果和橙子的组合。假如你想体验异国风情,那就试试摩洛哥薄荷茶吧(Moroccan mint),它会带给你惊喜也说不定。

选过茶之后,侍者就会送来点心架。点心架通常都是三层的,不过这里会先送来最上和最下两层,等到我们吃完最下层的时候,才会送来刚刚出炉的司康。无论用餐人数是一个人还是三个人,都只会有一个点心架

吃英式下午茶的正确顺序:

英式下午茶正确的顺序是从下而上,先用下层的咸味三明治打开味蕾,再享用松软的司康,最后再用上层的甜品。但既然是现代人到酒店去消费,这种传统习俗也不一定要遵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为了保护自己的味蕾,我建议把甜食放到最后,完全是因为对英国甜食有很深的了解——真的会腻得不想吃其他东西。

最下层的三明治一共有六个,我每个都尝了一点。其中最喜欢的是三文鱼配黄油的组合,第二喜欢火腿配黄芥末蛋黄酱。

司康刚出炉就被送上点心架,松软可口之余还保留了炉子里的温热。有两种司康可选,分别是普通的司康和加了葡萄干的司康。配的酱则有奶油和草莓酱。

四种搭配我都试了试,还是觉得普通的司康配草莓酱最好。这里的草莓酱不知道是不是在原料或制作方法上有所改进,比我在超市里买到的草莓味更浓,但没有超市里卖的那些那么甜。此外,听说还有用司康配马麦酱(Marmite)的邪教。如果有人这么推荐你,快跑,不要相信!!

最上层的甜点没什么特别的,从长相就可以简单地判断出是水果味、巧克力还是奶油味,挑喜欢吃的就好。我没有特别喜欢的,吃下来觉得都太甜了。

对于量的问题,我们是下午三点多去的,去之前上午十一点多吃了一顿早午餐。一个点心架我们三个人分,吃完之后是饱了的感觉,到了晚上八点多还是会觉得微微有点饿。如果整个点心架如果全给我一个人吃,那完全可以当一顿正餐了。

最后需要注意的是,丽兹酒店的下午茶有比较严格的着装规定,男士必须穿西装皮鞋打领带,女士则稍微宽松一点,只要不是全身运动装、牛仔裤,都可以进去。如果衣着不合适,封城前还有租赁服装的业务,不过不确定现在是否还能租到了。

 

Kanada-Ya – 金田家

  • 地址:64 St Giles High St, West End, London WC2H 8LE
  • 人均消费:£15

金田家拉面

金田家拉面这家店的创始故事也蛮有意思的,金田桑本来靠跑步赚钱,一次比赛中他的肩部受伤,无法继续运动。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直到他突然想到,既然他这么喜欢吃拉面,为什么不去学着做拉面呢?终于,经过成功故事里必备的一次次碰壁、一次次失败,又一次次尝试、一点点调整,金田桑终于做出了让所有人都交口称赞的拉面。

金田家拉面

金田家的招牌拉面是以豚骨汤为底味的,伦敦限定 Tonkotsu X 则是在汤的原料中加入了鸡骨。

汤底浓稠得可以打出泡沫,入口却丝毫不油腻,是每次吃完面条都要把汤喝干净的那种美味。

面条有硬度可选,根据下锅炖煮的时间,从 Soft (软)到 Extra hard(极硬)都可以选择。我最喜欢的硬度是默认的 Hard(硬),劲道有嚼劲的同时也不会太难嚼。

默认的配菜还有叉烧、海苔、木耳、葱花,还有其他选项,可以根据自己的口味增减。

伦敦的金田家最值得推荐的就是溏心蛋,我尝过伦敦各大拉面店的溏心蛋,至今无人能出其右。鸡蛋混杂了汤底的肉香,蛋黄金澄澄的,表面是凝固的,咬开却是还没有介于熟和没熟之间的半流体。如果喜欢吃溏心蛋的话,一定要来试一试!

金田家另一道出名的菜式是松露拉面(Truffle Ramen)。配菜应该是一样的,但是松露味有点太浓了,所以我不太喜欢。如果喜欢松露的话,依旧推荐一试!

 

Circolo Popolare – 来自意大利的松露爱好者

  • 地址:40-41 Rathbone Pl, London W1T 1HX
  • 人均消费:£30


既然提到了松露,就不得不提这一家伦敦的意大利餐馆了。有段时间声名鹊起,于是就在某天下课之后去拜访。没想到那么火爆,排队的时候听说晚餐预约要排到一个月之后。在封城期间偶然路过,居然连外带也要排长队。

在街面上看起来平平无奇,推门进去就知道内里乾坤大。用的餐具也非常特别,色彩丰富,颇有西西里风情,餐具的样子也让我忍不住想起 Seletti 的风格。

意大利菜的食材和调料算是中国胃比较好接受的那种,这家也不例外。即使对招牌松露不感兴趣,也有其他菜式可选。

这次来是冲着招牌松露来,于是点了两道招牌菜:松露披萨(Pizza Truffle Shuffle)和松露意面(Pasta Mafaldine al Tartufo),饮料是冲着好看点的小美人鱼(Little Mermaid)。

松露披萨并没有给我带来太多的惊喜,和其他地方吃到的意大利披萨不分上下,只是有了松露的加成,更香一点而已。

和一般披萨最不同的一点在于,披萨最中间卧了个溏心蛋,看起来还是和披萨一起烤的。溏心蛋爱好者狂喜!

一刀切开,半熟的蛋黄立刻就流了出来。趁着蛋黄还没有全部滴到盘子里就要迅速咬住,入口去的瞬间蛋黄就化在了嘴里,带着面筋的韧性和奶酪的香气,真的!太!好吃!了!就算不吃这一家,也一定要试一试在披萨里加一只溏心蛋的吃法,绝对不会后悔的!

松露意面是比较惊艳的一道。一般来说,在家里复刻馆子里吃到的意面很容易就能复刻到九成像,完全不值得在馆子里尝试。但是这一道是在家尝试过却复刻不出来的。

不知道店家是怎么做的白酱,保持了酱汁浓度的同时,为意面增加了基本的味道,却不过分浓郁,使酱汁的味道盖过松露的香气喧宾夺主。

唯一的缺点可能就是性价比太低,是我一个人根本吃不饱的水平,价格却比披萨还要高。如果一个人来吃肯定要亏了。

松露意面是

 

饮品确实颜值很高,不含酒精,甜度也不过分,喝起来有点像果奶,佐餐是足够的了!

 

Daquise – 伦敦最正宗的波兰菜

  • 地址:20 Thurloe St, South Kensington, London SW7 2LT
  • 人均消费:£30

Daquise坐落于伦敦的贵族区南肯辛顿,离地铁站出口几步之遥。步行五分钟就是大名鼎鼎的自然历史博物馆(Natural History Museum)。优越的地理位置和悠久的历史也使其不乏食客,即使是工作日中午造访,如果不是卡着开门时间过去,恐怕就会被拒之门外。我在吃了两次闭门羹之后痛定思痛,早早预订,才终于吃到它。

餐馆闹中取静,门一关就隔绝了外面繁华街市的喧嚣。室内的装修陈设据说和 1947 年餐馆创立的时候一模一样,可以看得出并没有高级餐厅那样的感觉,倒是很像一个家常的东欧馆子。

点的第一道菜是蔬菜汤(Borscht),以番茄为底,混合了甜菜的清香和美味,是夏天开胃的好菜。因为里边放了一些细细的面筋条,被朋友吐槽为番茄面,实际上吃起来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

Daquise 主菜

主菜是一条鹅腿(Goose leg confit),大,很大,非常大的一只。一口咬下去,充足的肉汁混杂着香料的独特气味,肉香四溢,让人欲罢不能。

配菜有波兰酸菜和大麦,前者是配鹅腿吃的,但是从味道和口感来说我都不太习惯;后者在菜单里就是叫大麦,可不论是外观还是口感都和薏米一模一样。这样的搭配我之前从来没吃过,而且鹅腿是真的好吃,所以忍不住全吃掉了。

要说主菜唯一的缺点,就是份量太大了。本来我还十分好奇作为「甜点」的「水果饺子」和「土豆饺子」吃起来会是什么感觉,可惜等我主菜吃了一半,这种饱腹感,我就知道我和这两道菜注定无缘了。

 

Lurra – 巴斯克特色菜

地址:9 Seymour Pl, Marylebone, London W1H 5BA
人均消费:£65
在我出国前,对牛排的理解就是豪×来里面常见的那种,石板铁锅上煎一块牛排,浇上黑椒汁,旁边放上鸡蛋、意面和胡萝卜,就是高级牛排了。来伦敦后朋友请我吃 Flat Iron,我才知道原来牛排并不是没有切成条的黑椒牛肉……

 

据说伦敦最优秀的牛排就是 Lurra 了。两位创始人在一次不经意的旅行中来到了西班牙的圣塞巴斯蒂安(San Sebastián),回来之后就毅然放弃了金融城的职位,开了专注于传统巴斯克菜系的餐厅。

Lurra London

巴斯克地区坐落于西班牙和法国边境一带,共有七个省,其中四个位于西班牙境内,剩下的三个则属于法国。圣塞巴斯蒂安就是西班牙的四个省中吉普斯夸省的省会。

Lurra 的店面十分低调,如果不是特别留意,很容易就会错过。进去之后首先就是厨房和酒柜,可以看到硕大的烤炉。进了屋,首先就是厨房和酒柜,可以看到巨大的烤炉。步入餐厅后,空间以温暖的木质色调为主,非常平易近人。

既然来了,就不得不点一道最出名的牛排。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不同,巴斯克地区的特色牛排通常来自于八至十八岁的老牛,和常见的三岁前就被屠宰的幼牛相比,真可谓是老年人了。也正因如此,吃 Lurra 家的牛排时则需要选择比常吃的熟度更生一档。如果常吃的是 Medium(五分熟),在这里可能就要点到 Medium rare(三分熟)的牛排,肉才不会硬到嚼不动。

Lurra 的牛肉出自退休的奶牛们,它们通常在过了产奶的年龄之后就会被廉价卖出,最常见的去处就是被绞成肉馅。Lurra 买回它们之后,任其在草地上自由生长,才养出了肥瘦合宜的肉质,正适合巴斯克地区的传统做法(Basque Cider House Steak)。

这次的牛排也没有让我失望(Rubia Gallega “Galician Blond” dry aged on the bone)。

牛排上只放了一些粗盐粒增加风味,吃到口中的的就是结结实实的牛肉。Medium rare 的熟度刚好,肉香和汁水在口中溢出刺激味蕾,脂肪和瘦肉的比例恰到好处,不柴不腻,每咬一口都是享受。

说完牛排,再来说前菜烤牛髓(Sourdough with bone marrow)。蘸着面包吃,满口都是脂肪的快乐!

只是如果一个人全都吃光,肯定会觉得油腻;但若是几个朋友分而食之,则是非常好的开胃菜,吊起了我们所有人对后面主菜牛排的期待。

当日点的另一道主菜是烤章鱼(Grilled octopus with piquillo sauce)。

Lurra London 的章鱼

Lurra London 的章鱼

主体的部分鲜嫩多汁,细小的边角却烤得酥脆。调味汁更是一绝!原本根据颜色判断的我以为是番茄酱之类的东西,没想到在我脑海中找不到相似的参照物。似乎是带有一些柠檬的底味,在其上增添了很多新鲜的香料,还带有一丝丝辣味,配上Q弹可口的章鱼,我恨它为什么只有四条腿!

总结

每次看到有人说伦敦不好吃,我总不能理解。诚然,与中国相比,伦敦的中餐不堪一击。

但作为国际大都市,伦敦在接受外来移民的同时,也接受他们从世界各地带来的美食。除正文中提到的这些外,还有欧洲、中亚、非洲、南美的餐馆在市内随处可见。因此,我说伦敦是成本最小的体验各国美食文化的城市之一,一点都不夸张!

假如你有时间来伦敦看一看,不如把目光从中国城移开,尝试一下街边的异国风味,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