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国家画廊名画欣赏:镜前的维纳斯

HI 大家好,今天又来带大家逛伦敦的国家画廊了,我们下面看到的是,展出在伦敦国家画廊的一副油画:由西班牙画家迪亚哥·委拉斯凯兹 The Toilet of Venus/The Rokeby Venus 镜前的维纳斯

伦敦国家博物馆 镜前的维纳斯 The Rokeby Venus

伦敦国家博物馆 镜前的维纳斯 The Rokeby Venus

 

布面油画 122.5*177cm
迪亚哥·委拉斯凯兹
创作于1647-1651年

“她知道她是美丽的,知道人们在看她,所有这些,都是不言而喻的。站在她面前的参观者的在场并没有使她感到不安。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她在焦虑。她平静地斜倚在那里,不做姿态。她本可以以其他方式是自己感到舒适,同时又不着更多的,算计的痕迹,但是,无论如何,结果都是同样的完美……”

这是我看到一位读者试译法国艺术史学者Francoise Barle-Gall对于《镜前的维纳斯》的一段描述,很简单,也够传神。

我们眼前的正是《镜前的维纳斯》,它是文艺复兴后期、巴洛克时代 (其作品特征为富有丰富而浓重的色彩和大面积的阴影,多于描绘冲突激烈的场景)、西班牙黄金时代的画家迪亚哥·委拉斯凯兹(西班牙语: Diego Rodríguez de Silvay Velázquez, 1599年-1660年)留世作品中唯一的裸体像,现珍藏于伦敦国家画廊。它拥有好几个英文名称,其中The Rokeby Venus的“Rokeby”得意于此画在1906年来国家画廊之前一直被英国旅行家及政治家John Morritt收藏在约克郡Rokeby公园的住处。

画家迪亚哥·委拉斯凯兹的自画像

画家迪亚哥·委拉斯凯兹的自画像

委拉斯凯兹出生于西班牙塞维利亚,母亲罗里玛·委拉斯开兹是塞维利亚的贵族世家,依据当地习惯,姓随父母中家世身份高的人,因此他随母姓。在少年时,师从当地两位知名画家赫列拉及巴契科(后成为他的岳父)。1622年,他前往马德里寻找工作,在为大臣绘制肖像画后受到当时在位的国王腓力四世(King Philip IV)青睐,自1624年开始被钟情艺术的国王“包养”,在宫廷供职直到去世。委拉斯凯兹从没有创立过画派,然而他1656年创作的《纺纱女》,其构图和光色明暗的对比曾影响了后来印象派的画家奥斯卡-克劳德·莫奈(Oscar-Claude Monet)等人。在1660年,他去世后西班牙王国很快就没落了,直到200年后拿破仑入侵,人们重新发现他的伟大。

在国王的慷慨资助下,期间他曾两次游历意大利并被封为“宫廷总管”,奉命为国王收购了很多艺术品,也结识了一些法国和意大利的画家好友。1647年还在罗马的时候,他开始创作《镜前的维纳斯》,并在1651年,第二次从意大利回国时完成。此画作是宗教严厉的17世纪西班牙少有的裸体像之一,以神的名义勾勒人体的美,连身体的正面都不敢袒露。有学者认为,这幅主题“危险”的画作应该一直是被国王个人私密收藏与欣赏。

画作中的维纳斯优雅而静静地躺在铺着柔软深色布料(本是高贵的淡紫色,后因年代悠久而褪成深灰色)的靠椅上,尽显她珍珠似白皙的少女肌肤与完美的背部曲线。俏皮的小爱神丘比特在一旁乖巧地帮助母亲扶着镜子,粉色的丝带似缠绕的爱意,有学者指出粉色丝带也可能为丘比特蒙住维纳斯的双眸之用。镜子里反射出维纳斯的面容。虽然表情被镜子严重削弱,但我们仍能感受到她嘴唇的曲线和面容的温婉高贵。其实按镜子的角度来看,镜子里展现的应该是女神的身体而不是脸。但是画家在这里使用了欺骗手法。也许是想告知人们:神的意志可以为所欲为,包括改变光的法则。女神的美颜投影在镜子中,虽然些许模糊,但似乎在和我们无声的交流。

维纳斯在镜中的面部特显

维纳斯在镜中的面部特显

罗马神话称她维纳斯(Venus)。 在更古老的希腊神话中,她有另一个名字:阿芙洛狄忒(Aphrodite)。据希腊神话描述,“天空之神”乌拉诺斯和“大地女神”盖亚生下了十二个提坦神(Titanen),其中克洛诺斯是最年轻的,也是最有野心的,他为了争夺父亲众神之王的位子,在母亲的怂恿下阉割并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克洛诺斯顺手把父亲的生殖器扔进了爱琴海,“它就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飘荡,有一天忽地在它的周围产生出一团白色的浪花和泡沫,一位美丽的女神在浪花泡沫中诞生了”。她一出生就是成人的样子,完美无瑕,有着白瓷般的肌肤、金色茂密的头发和完美的身段样貌,是优雅和迷人的化身。她永远青春,不必经历懵懂无知的童年,也不用面对终将到来的死亡,象征着爱情与美丽。意大利诗人波利齐安诺在自己的长诗《吉奥斯特纳》中这样描述到:

“少女维纳斯刚刚越出水面,赤裸着身子踩在一只荷叶般的贝壳之上;她身材修长而健美,体态苗条而丰满,姿态婀娜而端庄;一头蓬松浓密的散发与光滑柔润的肢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烘托出了肌肉的弹性和悦目的胴体;风神齐菲尔吹着和煦的微风缓缓的把她送到了岸边;粉红、白色的玫瑰花在她身边飘落,时辰女神荷莱为她披上天空明星装饰的锦衣;碧绿平静的海洋,蔚蓝辽阔的天空渲染了这美好、祥和的气氛,一个美的和创造美的生命诞生了!”

在15世纪后半叶,佛罗伦萨画派的艺术大师波提切利也受这首诗的启发,创作了《维纳斯的诞生》即更直观地表现了女神诞生时的情景。

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现藏于意大利佛罗伦萨乌斐齐美术馆

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现藏于意大利佛罗伦萨乌斐齐美术馆

 

有趣的是,《镜前的维纳斯》中的维纳斯,头发是深色的而非金色,装饰头发的方式也比较现代。有学者猜测画中扮演维纳斯的模特是委拉斯凯兹的情人,也有学者推测这位美丽的女模特和委拉斯凯兹创作的《圣母玛利亚的加冕》(Coronation of the Virgin)和《纺纱女》(The Spinners)这两幅画中的女模特是同一个人。并且他们提出,委拉斯凯兹此幅画应该也受到了意大利文艺复兴大师乔尔乔内《沉睡的维纳斯》(Sleeping Venus, 1510)及意大利文艺复兴后期画家提香《乌尔比诺的维纳斯》(Venus of Urbino, 1538)的影响。但不同的是,这两幅创作,维纳斯都是正面示人。

乔尔乔内的《沉睡的维纳斯》,现藏于德国德累斯顿历代大师美术馆

乔尔乔内的《沉睡的维纳斯》,现藏于德国德累斯顿历代大师美术馆

而且更有趣的是,不同于其他关于维纳斯的创作,比如提香的《镜中的维纳斯》(Venus with a mirror, 1555),委拉斯凯兹画中的维纳斯显得更苗条且纯粹的美丽,并且没有佩戴任何神意的饰品, 如精致的首饰、玫瑰花、桃金娘花等。甚至小爱神丘比特都藏起了他的弓和箭。看她的人们是有欲的,却试图要劝告自己管理好欲望,沉溺在这恬静的美中。

提香的《镜中的维纳斯》,现藏于美国国家美术馆

提香的《镜中的维纳斯》,现藏于美国国家美术馆

正是这幅画上维纳斯出人意料的神秘的美丽,让它也召唤了厄运。1914年3月10日早10点,一名身材矮小,身穿紧身灰色外套的女人进入伦敦国家画廊来到《镜前的维纳斯》面前,端详几刻后,在保卫人员不注意的瞬间,用本藏在袖子里的短尖刀狠狠地割破了这幅画,被按倒在地时,她已经割了,整整七刀。

场面一片混乱。

被割破7刀后的《镜前的维纳斯》

被割破7刀后的《镜前的维纳斯》

她是谁?她为何要这样残忍地摧毁这珍贵的画作?她怎么忍心?

故事要追溯到18世纪晚期开始的“第一波女权运动”在一战前达到高潮,艾米琳·潘克斯特(Emmeline Pankhurst,1858-1928)作为一位英国活跃政治家和妇女参政权运动的奠基者之一,她揭露了英国社会制度里的性别歧视,并且成立了妇女社会政治联盟(The Women’s Social and Political Union)。在许多成员畏罪遭捕,然后因为《猫捉老鼠法案》(The Cat and Mouse Act)而重复进出监牢数次后,她们进行绝食抗议。其结果的强制喂食让这些成员病得很严重,使得当时法律体制的残暴受到社会关注,也因此助长了她们的目的。

妇女参政权论者及持刀摧毁画作者玛丽·理查森

妇女参政权论者及持刀摧毁画作者玛丽·理查森

持刀摧毁画作者玛丽·理查森(Mary Richardson, 1882-1961)正是此联盟的成员。这次的行动是有计划的,作为一个之前学习艺术的学生,玛丽知道这幅画被视为国家画廊最珍贵的藏品之一,她在艾米琳的女儿Christabel Pankhurst批准下将这可怕的计划付诸实践。

她在事后解释到,她这样做,第一是为了反抗当时英国政府对于艾米琳·潘克斯特的迫害以及坚持追求正义的理想,其次她表示自己非常不喜欢男性欣赏者看这幅画时的目光。她在采访中道:“I am a suffragette. You can get another picture, but you cannot get a life, as they are killing Mrs Pankhurst…(我是一个妇女参政权论者,你们可以轻松地得到另一幅画,但是你们得不到一个人的生命,他们正在杀害潘克斯特夫人…)”。 这不是当时妇女参政权论者(Suffragettes)毁坏艺术品的唯一举动,在曼彻斯特艺术画廊,14幅藏品的保护玻璃也被打破,以此向政府示威和维护她们的领袖艾米琳。

玛丽·理查森对于毁坏《镜前的维纳斯》的原因陈述

她用这样激进的方式来伤害这幅画作,也刺痛了伦敦人的心。玛丽的行为使自己再次关进监狱6个月,国家画廊也闭关两个星期。 大家今天能够完整地看到《镜前的维纳斯》,全要归功于英国人找到顶尖的修复大师Helmut Ruhemann,他竭尽全力对这幅画进行了最大程度地复原

1914年,伦敦国家画廊闭关两个星期

1914年,伦敦国家画廊闭关两个星期

静下来,我真的还是很难想象,玛丽在割破这幅画时的心情是如何的,也许真的被她的愤怒和使命热血充头了,她没有在乎这画是如何历经战争保留几百年,她没有痛惜人类艺术的巨大损失,她失去了“理性”而选择了她相信的“理性”。现在来看,女性的社会地位和权力在世界的大部分地方已经有了质的改变,这件事情在1914年之后,也成了历史。历史的层层叠加,为此幅画作带来了伤痛,也让人更加铭记于心。

如今,涅槃重生的《镜前的维纳斯》还静静地挂在伦敦国家画廊,你期不期待来与女神维纳斯来一次真实的对视呢?

对伦敦国家画廊展品有兴趣的朋友还可以看我们的另外一个展品介绍《伦敦国家画廊名画欣赏:阿诺芬尼夫妇像

伦敦国家画廊 地址:

The National Gallery

Address: Trafalgar Square, Charing Cross, London WC2N 5DN, UK

Hours: 10AM-6PM

Tickets: 免费

WEB: https://www.nationalgallery.org.uk/

One Reply to “伦敦国家画廊名画欣赏:镜前的维纳斯”

  1. UK小莫说道:

    这周去伦敦,可以好好去国家画廊逛一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